国产av在在免费线观看播放

文章字號:

馬俊軍:在完善緊急與應急法治保障體系中提升治理效能

文章来源:《南方》杂志2020年第9、10期    发布时间:2020-05-18

  當前,境外新冠肺炎疫情擴散蔓延勢頭並沒有得到有效遏制。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毫不懈怠抓好各項工作,鞏固疫情防控成果,決不能前功盡棄。法律作爲調整社會關系、規範人們行爲、維護社會秩序的重要規則,具有固根本、穩預期、利長遠顯著優勢,尤其是在重大災難來臨之際,社會秩序有可能失控的狀態,依靠法治、運用法治、完善法治,顯得尤爲重要。在疫苗和特效藥面世之前,疫情防控仍然面臨外防輸入、內防反彈的巨大壓力,人們的生産生活還無法恢複到疫情之前的正常狀態,應急法治體系受到前所未有的關注,緊急法律狀態浮出水面。我們要強化系統思維、法治思維、底線思維,圍繞暴露出的問題補短板、堵漏洞、強弱項,包括以疫情防控爲契機,完善緊急和應急管理法治保障體系。

  緊急和應急法治體系與常態法治體系的異同

  緊急和應急法治體系相對于常態法治體系,國家權力會急速擴張和集中,這是兩者最大的區別。也就是說緊急和應急法治會對常態法治條件下,公權與私權的關系進行二次調整,天平會向國家權力傾斜,而公民則有容忍的義務,例如全世界很多國家都頒布了禁足令,公民必須放棄常態法治條件下的一些自由。但是,緊急和應急法治體系的價值取向與常態法治體系並無差異,即都是強調公共利益最大化,都是強調保障人權,特別是生命權和健康權至上。

  緊急和應急法治體系強調國家管制的效率優先

  緊急和應急法治要解決的問題往往具有不可預測性、極大的破壞性、處置的緊迫性等特點,因此緊急和應急法治體系要堅持的一個基本原則是在非常狀態之下強調國家管制的效率優先,行政法教科書(詳見羅豪才教授1996年主編的《行政法》教材)也稱之爲“行政應急性原則”,即應急性原則是現代行政法治原則的重要內容,是指行政機關爲保障重大公共利益和公民根本利益,維護經濟與社會秩序,保障社會穩定協調發展,在面臨疫情、自然災害等重大突發事件下可實施行政應急措施,其中既包括有法律授權的,也包括沒有法律授權,甚至跟部分法律相沖突、由立法機關臨時緊急授權的措施。例如在這次疫情防控過程中,包括廣東省、廣州市、深圳市在內的20多個省區市人大常委會就通過了疫情防控的帶有地方性法規色彩的決定,在憲法和法律的框架之內對政府緊急授權解決了相關部門防控權限不足、手段缺失、體制不順、機制不靈等問題。事實也證明,中國采取的大面積、超常規、高強度的管控措施是果斷有力的,效果也是顯著的,展現了中國力量、中國精神、中國效率,爲打贏疫情防控的人民戰爭、總體戰、阻擊戰作出了重要貢獻。

  行政應急性原則改變了一般法律規範確定的行政機關與公民之間的權利義務關系,將重心向行政機關傾斜,授權行政機關在第一時間采取緊急處置手段,有助于及時迅速有效地控制公共危機的發展。但需要澄清的是,行政應急性原則與法治原則並不沖突,是法治原則在應對緊急狀態的特殊制度安排,這具體表現在行政應急性原則本身也爲行政應急權力的行使進行了更嚴格的限制:

  第一,必须存在明确无误的、现实的危险或紧急情况,这与常态法治相区别,例如新冠病毒传染力极强,远远超过2003年的SARS病毒,采取应急措施必须分秒必争;第二,通过正常法律手段无法解决,例如为了阻断新冠病毒传播采取封城措施,疫区人员强制隔离、减少社交频次控制社交人数扩大社交距离、强制戴口罩等超常规强制措施;第三,行政机关采取的紧急措施必须得到立法机关的授权,包括临时的紧急性授权,如前文所述20多个省区市人大常委会通过的关于疫情防控的决定;第四,应急管制行为不仅受到合法性原则、程序正当原则、信息公开原则的约束,还要受到比例原则即合理性原则的拘束,例如疫情最紧张时期,河南有民众因为不戴口罩而被防疫人员捆绑,重慶也有人因为聚集打麻将被游街示众,都不符合比例原则。 归根结底,行政应急性原则是在坚持法治原则的基础上兼顾并侧重行政应急效率的实现,是法治原则指导下的规范应急,而并非突破法治原则的片面应急。因此,国家应急权亦应符合法治精神,确保其公正性、合理性与社会可接受性。

  以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爲契機,加快制定《緊急狀態法》

  這次新冠肺炎疫情最早在武漢暴發,中國最早采取超常規、大面積、高強度的阻斷病毒傳播措施,爲全世界其他國家防控疫情贏得了兩個月的寶貴時間。但有個問題無論是學術界還是普通民衆都很困惑,爲何包括美國、日本、歐洲等全世界有大約50個國家宣布進入緊急狀態,而中國並未宣布進入緊急狀態?但有些地方政府如湖北省十堰市張灣區在2月12日又宣布全域實施“戰時管制”。“九個一律”的戰時管制令,力度之大前所未有,這實際宣告該區域是比緊急狀態更加嚴重的“戰時狀態”。

  1月23日武漢封城之後,很多憲法學者一下子想到了憲法第六十二條、第六十七條、第八十條所規定的“戰爭狀態”。但疫情期間的“戰時狀態”顯然和憲法的“戰爭狀態”不是一個概念。憲法所言的戰爭狀態並不適用自然災害、事故災難、公共衛生事件,也不適用所有社會安全事件(如內亂等),它只適用與敵國或者敵對武裝團體交戰的戰爭事件,只能由全國人大決定,全國人大閉會期間則由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由國家主席宣布。可見疫情期間各地文件所表述“戰時狀態”“戰時管制”並不是一個專業的法律術語,更多是一種語言的修飾技術,強調事態的嚴重性、緊迫性,對民衆起到一個高度警醒的作用。

  有的地方直接用“戰時狀態”“戰時管制”來描述疫情嚴重性以及防控措施的嚴厲性,顯然是意識到了《突發事件應對法》《傳染病防治法》等法律應對疫情力所不逮。其實《突發事件應對法》第六十九條也有規定:“發生特別重大突發事件,對人民生命財産安全、國家安全、公共安全、環境安全或者社會秩序構成重大威脅,采取本法和其他有關法律、法規、規章規定的應急處置措施不能消除或者有效控制、減輕其嚴重社會危害,需要進入緊急狀態的,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或者國務院依照憲法和其他有關法律規定的權限和程序決定。緊急狀態期間采取的非常措施,依照有關法律規定執行或者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另行規定。”可見,立法機關也意識到了,應急狀態本身和緊急狀態真不是一回事。

  疫情期間很多嚴厲管控措施單從法律層面來講確有爭議,例如一些地方采取的極端甚至違法的防控措施,事實上已經突破了突發事件應對法等法律的授權範圍,對此必須及時進行糾正,從而做到依法科學有序防控,確保各項防控工作在法治軌道上進行。于是,很多憲法學者自然就想到了2004年修憲的內容即“緊急狀態”條款,但爲何國家沒有直接宣布?主要還是因爲我國沒有出台緊急狀態法,憲法緊急狀態的抽象條文無法落地,如果宣布了緊急狀態,又拿不出具體緊急措施,也會被動。但是疫情防控期間又確實需要適用緊急狀態下的超常規措施,這就出現了一些地方政法機關直接事實上宣告了緊急狀態的情形,目的是便于直接適用《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五十條的規定。即“有下列行爲之一的,處警告或者二百元以下罰款;情節嚴重的,處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並處五百元以下罰款:(一)拒不執行人民政府在緊急狀態情況下依法發布的決定、命令的”。例如2月4日《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河北省人民檢察院河北省公安廳關于嚴厲打擊疫情防控期間違法犯罪行爲的通告》規定,“在我省疫情防控期間,有下列行爲之一的,依法予以嚴厲打擊。一、拒不執行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及其疫情防控指揮部在緊急狀態下依法發布的有關疫情防控決定、命令的”。

  然而,按照宪法的规定,紧急状态是仅次于战争状态的非正常状态 ,宪法第六十七条、第八十条、第八十九条也有原则性规定,前文所述河北地方政法机关事实宣告的紧急状态显然有越权之嫌,实践的合理性、目的的正当性毕竟不能与合宪性冲突。可见,此次疫情防控确实呼唤早日出台我国的《紧急状态法》。《紧急状态法》出台之后,宪法所规定的非常态法律状态即战争状态、紧急状态、应急状态都有法可依于法有据,那将是我国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又一大进步。

  作者系中共廣東省委黨校法學教研部教授、副主任

全國黨校和行政學院
廣東省省市縣黨校網站
省(市)政府網站
新聞媒體網站

国产av在在免费线观看_中文字幕av_新在线av天堂_可以免费观看的av毛片 jiangshansiliao.com 国产av在在免费线观看_中文字幕av_新在线av天堂_可以免费观看的av毛片 版权所有

地址:廣東省广州市建设大马路3号 邮编:510053 粤ICP备05013144号